做骄傲的股东

张延昆   2020-05-12 本文章12阅读

在这世界上走一遭,我们遇到各种情况,会体验各种复杂情感:2020年注定是不寻常的一年!

我们遭遇疫情,体味人间温情,懂得了人与人之间的共情,投资者在这样的复杂形势下感受着资本市场的行情,在这种情况、情感的交织之下,让我们更加深刻理解了“中国”这两个字眼的分量和内涵。

这场经历中,股票投资人是幸福的:在疫情来临开盘第一天,可以努力为国接盘,恐慌市场中彰显我们的淡定与从容;疫情最深时候,我们还可以坐家办公,环境封闭但内心却不消沉,还有股票行情可看;从市场大跌转涨,我们看到了多少温情的目光,关切地注视着资本市场;在整个疫情发展过程中,我们从自身安危的恐惧,到为武汉为国加油的激奋,逐步升华到与国家与民族之共情。

美国心理学家卡尔·罗杰斯(Carl Ransom Rogers)是这样表述“共情”的:“共情是理解另一个人在这个世界上的经历,就好像你是那个人一般。但同时,你也时刻记得,你和他还是不同的;你只是理解了那个人,而不是成为了他。共情还意味着让你所共情的人知道你理解了他。”

我们与国家与企业的共情,让我们学会去选择什么样标的去进行坚定地长线投资。与国共荣,与企业共融,就应该坚定去寻找具有行业壁垒和坚实护城河的企业,不跟风不追热点,耐心做好企业的股东,我在《静水流深 深度价值投资札记》上的八个字口诀:“持股守息,等待过激”,投资需要我们抱拙守一,没事就念念,因为人总有会懈怠的时候。专注长线价值投资,这比聪明地见机行事,要强上成百上千倍。

很多不理解长线价值投资的人对老佐说:“如果长线持有不卖出,那投资赚钱还有什么乐趣?”老佐说:“到了一定时期,我们的终极目标并不是为了花多少多少钱,才去努力赚多少钱,我们不是为了花掉我们所有赚来的钱才能有足够的乐趣和兴奋。要那样,对比赚钱和花费,巴菲特就没有快乐下去的理由了,世界上几乎所有超级富豪都没有快乐的理由了,因为他们大多人都花不完自己的所拥有的财富。

追究投资根本原因,我们就是为了痴迷于这个正道赚钱的游戏,就是为了跟上代表中国的优质企业;我们赚的就是高兴和骄傲,赚的是一种奋发斗志,赚的是一种努力向上的精神状态;因此说:我是股东,我骄傲!

我相信,在大多数股票投资人去世后,自己的账户上还会有不少的股票。那么,这很悲催吗?不!我们不后悔,因为有股票的陪伴,人生有了很多的快乐。其实,不管你有多少钱,很多人的钱到最后也是花不完的。这样看来,归根结底:“钱”(资产)是用来暖心的,根本不是用来花的。

况且,花钱的乐趣是建立在具有持续赚钱能力基础上的,所以无论如何学会赚钱,学会持续于优质企业一起同行,才有可能享受更高生活品质的乐趣。

这里要清楚一点,我们主张,淡泊欲望长线持股是指放低收益预期,但并不代表放弃最丰厚的收益,不代表我们放弃利润最大化的可能,去被动接受平庸的成绩。只是因为我们在客观的研究和考量之后,认为“不疾而速”和“慢即是快”这种靠时间累积财富的做法,才是最有确定性获得丰厚利润的投资手法。

如果你在有护城河的龙头企业、有巨大成长预期企业中去选择标的物做成组合,去掉一些摩擦成本和组合里的一些失败的案例,你长持最终的年复利收益才有可能达到20%左右。如但是你仅仅想寻求百分之三十、五十,或者一倍的“价值恢复”的最大收益空间,那么一旦拉长时间,你最终的年复利收益可能要小于10%。因为收益空间小,你就必须加大决策操作频率,这样的话也许失败的概率会大大增加。这就是为什么我们要极力的选择最优质股的原因,深度价值投资的“深度”有几个解析维度,只是我们将选择最优质企业这一条放在了第一位。

个人投资,我的经验就是一定要用一切闲散的零钱增加自己的优质股的股数,做骄傲的股东,用优质股来让自己财务自由,让自己资产“翻身”:一定有坚定的决心,不能为短期的波动、各种诱惑所动摇!


往期回顾:(点击即可阅读)

志华:在阅读中累积“运气”
● 何为价值?
价值投资不得不重复说“安全边际”



往期回顾:

一个适合价值生活的小众圈子,可以品茶慢聊

老佐の书‍‍:

一本适合价值小众的书,可以品茶慢读

一键咨询